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十五级台风,好方

问个问题,扶他叶修的双叶有人想看吗,我想写,没人想看我发我子博

这两天才有时间把《潮涌》看完,补个评。 @寒枝

估计寒枝要当哲学家或心理学家都很有天赋,她在《潮涌》里的心理描写很细致,也同样把每个人的各种矛盾、想法通过不俗的描写表现得淋漓尽致,剖得漂亮,摊得明白,估计去熬鸡汤的话也很热。


《潮涌》里也熬了鸡汤,看上去鲜,闻上去香,偏偏她又要告诉你,里面有味材料叫砒霜。本子里每个爱着叶修的都等待叶修爱上自己,但情感和理智相互打架,绝望都在他们的血管里静默燃烧。


寒枝的文笔很好,中学时候写得最出彩的大概是散文和论述文,记叙文估计有些悬,因为接触寒枝是从短篇和《潮涌》开始的,其他文还没看,不作比较。《潮涌》如果只是单纯的肉段文很成功,肉香,还不腻,好吃,但寒枝加了剧情,却又不是每个剧情都完整,剧情之间的衔接还着瑜不掩瑕的参差,有可能是留悬念,也有可能是真·断章,不是拿的正版本子估计都要以为跳了章节,而且在后续交代番外上不完整,大眼、鱼苏的后续大概都在寒枝晚上码字的时候饿了当夜宵给吃了(MB也是,孙翔和大眼都只在黄少天口中出现过一次,你敢不敢承认你就是忘了他们!),老韩有些可怜,他的番外是回忆,看了总觉得他是在老年的时候回忆起年轻时为时太短的美好,独个儿数着落叶过日子。


大概看原著的时候对刘皓的感官太差,而且本子剧情里后期也没戏份,心里剧场也在正文里交代得差不多,他没番外也没遗憾。可还有个孙翔,寒枝把孙翔的情感写得太细太忐忑太惴惴不安(里面爱着叶修的每个人的情感寒枝都写得太好了),孙翔在全文里甚至只得到过一个拥抱,安慰性质的,还特么淬了毒,寒枝没交代以后估计孙翔下辈子就没救了,明明知道叶修不爱他,还跑不出来。


番外交代不完整,但寒枝还混球地插了个有关伞哥的番外,太像雨后阳光下雨水滚动着从叶子滑落闪着光,最后掉地上砸散了一样,完全凸出了寒枝喜欢笑嘻嘻捅人心窝子的臭毛病。


看完整个本子,只觉得寒枝其人,就是一个优秀的哲学家(人性描画很真实),一个半桶水的心理学家(切得好缝得差,没交代的全都掉深渊里了),一个未曾成熟的小说家(剧情不完整啊不完整,不过太好了,证明寒枝还有很大的进步余地)。


最后希望寒枝日后如果良心发现,把《潮涌》给补补完整吧,如果没良心的话……我也不能怎么了(’∇’)シ┳━┳

【周叶】护花使者

感谢《护花使者》这首歌,让我思如泉涌

作为一首描写STK的歌,用词十分的清新脱俗,这得是多深厚的文学水平才能把一个痴|汉写得这么深情款款(给作词人递茶

女装大佬(事出有因)周XSTK(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被抓包)叶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写这些不正经的才写得完

注意:非常OOC、前期叶秋戏份挺多、后期修修内心戏超丰富

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多低的智商才能把修修写得这么……emmm……


正文

叶修心里有道白月光。

他在离家出走之前身后有两条小尾巴,一个是他的傻瓜弟弟叶秋,还有一个是邻家的小妹妹。
小妹妹刚来的时候才五岁,他和叶秋九岁。
小妹妹可漂亮了,头发又长又黑,眼睛大睫毛长皮肤白,嘴...

【喻叶】即使我爱你

喻文州清晨醒来,头痛欲裂。
法兰绒的被窝只暖了一半,习惯性地伸到另一边的手裹进了一片冰凉里。
他忽然想起,这是他和叶修冷战的第三天。
他掀开被子,被冷空气冻得哆嗦。
他披上衣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客厅倒是开着空调,但空调的温度并不高,喻文州知道蜷在沙发上裹着衣服睡觉的叶修肯定还是觉得冷的。
他走了过去摸上叶修的手,凉的。
摸摸脚,凉的。
摸摸脸,烫的。
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叶修的手脚冷了。
他忽然就后悔了,说犟他是犟不过叶修的,偏偏就要跟他拗,结果三天了,叶修没向自己认错,他倒是因为叶修发了烧而要先投降了。
他调高了空调温度进房拿了被子盖到叶修身上,翻了体感枪测了一下体温,三十九度,算高烧了。
他倒了杯温水拍了拍叶修的...

记个古风脑洞

老梗

老叶是叶国公长子,十六岁就上战场,近战战术样样精通,就是因为年纪太小,觉得可能会被人看不起,所以特意挑了个银子的面罩给遮遮脸,之所以不挑金子是因为他爹觉得金子太招摇,容易引起仇富心理
打到十八岁那年就被她娘给哭回家了,叶修只好和老韩签和书,老韩虽然瞧不见他面具下什么表情,但见他写个字都跟施舍一样,差点就扔笔拉着他要打过了
后来因为在家太闷就离家出走了,到江南的时候不小心在武林大会里面打赢了要成为武林盟主,不过因为没人知道他是身份就被嫉妒的刘皓说他是异域奸细而被下了江湖追杀令,还好当时他戴着兔子面具,摘了面具就没人认得了,找了客栈吃饭,看到客栈贴的招牌广告就去应聘跑堂了,后来为了打造故友的一...

【all叶】叶小修选手片段3

灵感干涸枯萎皲裂破碎,咋办,心塞

叶修的最爱有二,一烟二荣耀,缺其一就像没了半条命,两者皆缺几乎能直接放弃整个世界。所以对于兴欣说的这几只二头身是由叶修不能抽烟的怨念而产生的这个说法,周泽楷毫不犹豫的就信了。

这么说来,如果给了烟那很可能二头身前辈就会消失了。

他才不要呢,上次的表白由于前辈的理解错误和自己的口拙而无疾而终,搞得想和前辈见面都要绞尽脑汁的想理由,好不容易有个二头身前辈在自己身边,就算是怨念他也要留着。

二头身前辈非常好养,荣耀和一点点吃的就能活蹦乱跳,而在没有烟的供养下,活蹦乱跳得更洒脱了。

是的,活蹦乱跳——在键盘上。


二头身叶修非常完整地继承了本体叶修...

【周叶】Fuer Dich(下)

打字有些慢,都已经凌晨了

7

不过他的惆怅和愤怒没维持几天,六天后团子又能看见他了。

他在仙女教母这个职位上担了数不清的日子,接手过几千个任务,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小团子很高兴,腻到他怀里就不肯撒手了。

他无奈地抱着小团子却也是忍不住惬意地笑了。


8

后来他发现,团子每说几个字,就会有几天见不到他,团子也是发现了,然后能不说话就尽量不说了,逼不得已要说,他也多数用“嗯”“哦”“啊”加上不同音调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其他不得不开口的时候能多省字就多省字,后来上了学也是一直这样。

他觉得这样不好,小团子现在已经不能叫小团子了,七八岁的年纪虽然依旧白嫩,但继承自父母的优秀...

【周叶】Fuer Dich(上)

题目是德文,意思是为了你,不是掉书袋,我只是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

老叶非人类设定,又是老梗

算是养成


1

那小团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迈开步子。

他的父母在十米开外拍着手满脸笑容地鼓励着他走向自己。

小团子脸上没有以往见过的小孩该有的傻气,几乎有些面无表情,但他的眼睛很亮,脸颊柔软,就算不笑也让人有种甜蜜的感觉,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

小团子摇摇摆摆地走到了父母旁边,没有扑到父母的怀里,他的眼睛在看他,双手举着,又摇摇摆摆地走到了他的跟前,抓住了他的衣摆,仰着头盯着他。

小团子的父母有些不安地喊他:楷楷,过来爸爸妈妈这边啊,站在那儿做什么呢?

人类的眼睛总会被...

【双叶】失乐园

致永远的混蛋哥哥和永远的笨蛋弟弟

今天也是叶秋的生日啊!!!

注意:非常非常的OOC

他问:你恨我,为什么?

那个和他长着同一张脸的人扬起安抚的笑:因为你恨我。


叶秋从梦里惊醒,梦里那场景太过真实,他的心脏为此剧烈跳动,声音清晰得双耳可闻。

他走下床,走进浴室,拧开了水龙头把水泼到脸上。

水痕在脸上从四面八方滑落,汇聚到下巴处滴落打湿锁骨。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英俊,强壮。

外人评价他总绕不开“年轻有为”“成功”“优秀”这些词儿,就对社会贡献和经济发展来说,恰如其分,可在一瞬间,他从自己的眼里瞧出了内部的一些东西损毁得厉害,让他觉着累,让他觉着苍老...

我关注的人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