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喻叶】即使我爱你

喻文州清晨醒来,头痛欲裂。
法兰绒的被窝只暖了一半,习惯性地伸到另一边的手裹进了一片冰凉里。
他忽然想起,这是他和叶修冷战的第三天。
他掀开被子,被冷空气冻得哆嗦。
他披上衣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客厅倒是开着空调,但空调的温度并不高,喻文州知道蜷在沙发上裹着衣服睡觉的叶修肯定还是觉得冷的。
他走了过去摸上叶修的手,凉的。
摸摸脚,凉的。
摸摸脸,烫的。
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叶修的手脚冷了。
他忽然就后悔了,说犟他是犟不过叶修的,偏偏就要跟他拗,结果三天了,叶修没向自己认错,他倒是因为叶修发了烧而要先投降了。
他调高了空调温度进房拿了被子盖到叶修身上,翻了体感枪测了一下体温,三十九度,算高烧了。
他倒了杯温水拍了拍叶修的脸,说我知道你醒了,喝点水,你发烧了。

叶修并没有要用苦肉计。
再猥琐的战术他都能用得毫无压力,但把自己折腾病来软化喻文州并不是他的本意。
他们冷战的原因很简单,一直都是烟。
退役之后喻文州就热衷于给他养生,例如早餐不吃肉,午餐多吃菜,晚餐不吃碳水化合物,九点要吃提子,十一点一定要睡觉,有荣耀活动要进行除外。
严谨得让他几乎以为是张新杰上了身。
后来他才知道这套养生方案已经在蓝雨全面施行许久,他们的队医是蓝雨唯一一个妙龄妹子,中医硕士全优毕业,国家二级营养师,人美又有本事,要求一群汉子做什么不要太容易了。
一群汉子严格执行妹子的养生要求,除了他们还吃肉不念经以外,活得越来越像一群和尚。
养生所有的要求叶修几乎都做到了,除了戒烟。
喻文州还为此把他带去蓝雨让队医妹子望闻问切并提供有效戒烟方案,结果烟还没戒成,队医妹子就询问他的婚姻意向并着重向他举荐自己,被当面挖墙脚的喻文州当时就掏出了灭神的诅咒要开死亡之门,然后被蓝雨全体成员阻止了。
从此他就是去了蓝雨也被喻文州拉着绕开队医妹子走。
戒烟一事在无明确方案下断断续续地进行着,摸不到烟盒是最常发生的,摸到烟盒但打开发现里面是巧克力话梅水果糖的情况也没少出现,这次比较严重,他打开烟盒之后见到里面是巧克力香型草莓香型和螺旋纹,然后他到楼下超市买了两条芙蓉王。
在喻文州压着他翻出烟盒结果发现里面不是自己的伟大成果时,他一脚把喻文州踢开,拿过了烟盒给自己来了一根芙蓉王。
喻文州沉默着,一把抢过他手上那盒芙蓉王扔地上并踩了一脚。
他夹着幸存的那根烟隔着自己吐出来的烟雾隐约见到喻文州委屈的表情。
他们就这样开始了冷战。
倒是没有人离家出走,只不过如果谁先上床睡觉,另一个就肯定主动睡沙发。
谁都不肯先服软。
前两晚都是他睡床,昨晚他打游戏打晚了,想起要睡觉就已经发现喻文州睡上床了。
他自觉躺沙发去了。
自从和喻文州住一起之后家里大到添置家具小到拿换洗衣物等一切事务都由喻文州负责,他不知道家里备用的被子在哪里,只能开着空调蜷着睡。
然后就感冒了。

没咳嗽没打喷嚏,但脑子发晕鼻子堵塞喉咙像被塞了个大鸡蛋似的咽水都困难。
水喝了半杯之后就不想喝了,难受。
“喝完。”喻文州言简意赅。
叶修知道喻文州是真生气了。
他把剩下的半杯温水都喝下去了。
喻文州放下杯子走进了厨房,没一会儿他就听到榨汁机的声响。
他赶紧推开被子蹒跚着走进厨房,料理台上搁着西芹苦瓜青瓜青椒青苹果。
他颤抖着手拉喻文州的衣摆用重感冒摧残着的嗓音跟喻文州认错:“文州我不抽烟了你别生气了带我去医院看医生。”
喻文州停下了榨汁工作,转过头笑出八颗白牙:“我没生气呀,乖,回去躺着,一会就好了。”
“你快带我去看医生,生病应该去看医生的,不然你下楼给我买点感冒药,我吃了就好了。”
“说什么傻话呢。”喻文州关爱地看着他:“药有三分毒,特别是西药,感冒吃药很伤身体的,喝点果汁对身体好。”
这态度让叶修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喻文州拉开他扯着自己衣摆的手继续他的榨汁大业。
叶修看着榨汁杯里约来越多的浓绿色液体,觉得整个人更难受了。

叶修在喻文州的微笑攻势下喝下了至少800毫升的恐怖液体。
喻文州见他喝完了果汁,连扶带抱地把他弄到床上,又去浴室打了盆水亲自给他洗脸擦手,完工之后又笑眯眯地问他想要吃什么。
他整个味觉都在回荡着那个神奇果汁的恐怖味道,有气无力地想,生吃了你。
喻文州明显知道那东西的威力,就算没有得到回答也心满意足地端起水盆走出房间。
他连水都没给他准备,口腔里那味道像在逐渐浓缩。
叶修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喝完粥,喻文州把一堆维生素倒进他手心看着他痛苦地吃了下去。
“你睡吧,我今天请假在家,有什么要求尽管喊我就好了。”
叶修虚弱地提出要求:“我想抽烟。”
“只有这个不行。”喻文州摇摇头。
“那你还说什么尽管。”他鄙视说话不算数的人,侧过身就要睡觉。
“叶修。”他的语调带着叹息,伸手把叶修的身体转回自己这边来。“刚刚你才说过你以后不抽烟的。”
“前提是你不用我喝那个果汁。”
喻文州被他这说法给气笑了。
“后续说明不算。”
比狡辩谁怕谁。
于是叶修不说话了,合上眼睛就要睡觉。
喻文州伸手抹过他的眉眼,叶修睁开了眼,说你不是让我睡觉。
“嗯。”他应了。“可是叶修,即使我爱你,也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的。
“我不是讨厌你抽烟,我只是讨厌你以后可能会因为抽烟而影响健康。
“我想和你一起活很久,等我们老了还能健康硬朗。
“所以,听我一次吧。”
叶修看着他,没回答,重新合上眼睡了。

叶修打开了烟盒,里面是橘子香型和颗粒型。
喻文州把一杯鲜榨苹果汁放到叶修手边顺势坐下,叶修合上烟盒的盖子扔到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即使我爱你,也不代表你可以在烟盒里面放除了话梅巧克力水果糖之外的东西!”
喻文州捡起掉到大腿上的盒子抵到唇上,笑眯眯地凑近他。
“没关系,反正咱们要活很久,你慢慢纠正我就是了。”

——END

新春快乐,汪年大吉
虽然没有人期待,但我回来了
去年一直忙着还债,没空暇风花雪月
现在虽然还没还完,但已经没那么紧巴巴了,坑会慢慢填的,一直爱全职

热度(38)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