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无CP】泼天狗血·黄少天特辑2

乱扯的,如果从文中发现什么专业名词请不要较真,因为我一概不懂

如果这样都能接受的,可以往下看了


黄少天是场瘟疫,个个避而远之唯恐不急。

 

之前就说了,他是个话唠,还没心没肺,简直是个祸害。

但他仗义真实,其实还是很多人愿意交他这个小伙伴的。

但没几天五年级的黄家少爷就放话了,跟黄少天好就是跟我过不去,谁还想在学校里混下去的就给我远离他!

他上学才没多久,很多小伙伴都没来得及和他培养出深厚革命(捣蛋)友情就已经被这个警告给吓呆了,个个立刻照做。

黄家少爷那是绝不能得罪的,这是他们入学之前就被家长谆谆教诲的训条。

 

黄少天大抵觉得无所谓,因为回家后还有大白熊陪他唠叨陪他玩。

但没两天,孤家寡人的黄少天在厕所里被一群比他高比他大的男生群殴了,黄家少爷抱着胸站在群殴圈外冷冷围观。

彼时黄少天还是个声娇体柔易推倒的标准正太,两条小腿加起来还抵不过其中一个胖子的一只小臂粗,他很快就痛到要晕过去了。

昏迷之前他看到户口本上的兄长在群殴圈中让开的缺口走到他边上,一脚踩上他流血的额头声调恶毒地说:黄少天,你就是只讨人厌的苍蝇,赶紧去死吧。

额头上加剧的疼痛终于让他昏迷过去了。

 

醒来是在黄家自己的房间,老爷子的专用医生再三向老爷子保证小少爷身上绝不会留下一点疤痕,脑子绝不会坏。见到黄少天醒了,便赶紧向老爷子告辞了退出房间。

趴在地上的大白熊跳了上床打算像往常一样压他,黄老爷子咳了一声,威严人畜不分地压了下来,大白熊呜咽一声跳下了床委屈地把自己盘了起来。

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着老爷子说,爷爷,我想喝水。

老爷子自从自己老子死后就没被指使过,这会儿倒眉头也不皱就给他倒了杯水放他手里,冷冷地说被人揍成这样子像什么鬼,当初把我气吐血的劲儿都喂狗了?

趴着也中枪的大白熊又呜咽一声把自己团得更紧了。

喝完水身心舒畅的黄少天舒服地舒了口气,看着自己爷爷正气凛然地说:我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他们一来就动手不动口,我当然赢不了他们。

老爷子不屑地哼了声,君子都是往地下阎王爷面前耍嘴皮子的窝囊废,活着的没一个真君子,还有下次你就跟阎王爷说吧,有种你把阎王爷也气活了。

黄少天不明所以地哦了声,老爷子又哼了声走出房间了。

大白熊终于能跳上床准备压他了,但黄少天说今天不行啊大白,你这么压我我真得见阎王爷了。

大白熊委屈地跳下了床又把自己盘起来了。

 

黄少天被请假在家休养了,等他手脚完好能蹦能跳地回到学校刚好赶上期末考。

继被群殴后,黄少天再一次悲剧了。

 

黄家家主自发现老爷子只在乎黄少天完好无缺其余一概不理外已经很少再理他了,所以黄少天全部1字开头的两位数分数他根本没在乎,黄家主母忙着张罗黄家大少爷的年级第一的庆功宴,没空理他,黄老爷子则问都没问。

从他读书开始就代表他能随便外出去玩了,只要能在门禁前回到家谁理他去过哪,反正他在黄家几乎就是个透明人。

 

暑假第二天出去溜达黄少天就遇到一人贩子一样的墨镜大叔,他用电视上拐骗小孩的经典台词说: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一看就是武学奇才,跟我走吧,黄飞鸿的无影腿传人就是你了。

黄少天天真烂漫地看着他说,大叔,黄飞鸿是佛山的,这里是广州啊。

大叔拉着他边走边说,广佛同城啊,大叔广州户口还在佛山新城买了房呢,地铁来回不要俩小时。

然后大叔把他带到一房子里真的开始教他武术了。

一天课后,大叔乐滋滋地说,就知道我眼光好,孩子,明天记得还要来啊,一对一教学免学费包餐包甜点,不要太感谢大叔哦。

黄少天乐不滋颠地点头,这大叔多好啊,这殷切的态度不来吃他的甜点都不好意思了。

 

蹭甜点为主学武术为辅的一个星期后,大叔家里来了个客人,也是个大叔,但和不正经的大叔不同的是,这个不戴墨镜的大叔很正经。

这个大叔板着一张正经的脸摸了摸黄少天的身子骨,点了点头,对他说,是个好苗子,天然理心流就靠你发扬光大了。

黄少天天真烂漫地看着他说,大叔,这一听就是日本的东西,我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花骨朵。

大叔对他那身清奇的骨骼爱不释手,跟他说,中日一家亲,民族歧视要不得,精华到哪里都是精华,传承在谁的手里都是传承,发扬光大不要分国界,勿忘本心谨记源起就好。

黄少天觉得能顶着一张正经脸摸着他骨头说出这话的大叔也开始不正经了。

 

然后黄少天把放在武术上的时间分了一半到剑术上。

很明显黄少天在剑术上的天分要高于武术,如果不是天然理心流的基础也是武术,他早就一心扑到剑术上了。

一个暑期的速成班效果很明显,最明显的例子是正经大叔被他舞得越来越快的刀加说得越来越多的话给逼得回日本静修了,临走前他跟黄少天说,剑术上还是我比你厉害,但论境界你已经比我过之而无不及了,只要你愿意一直练习下去,不出五年,我也只能以成人的力气略胜你一筹而已,我教你剑术,你教我发现自身不足,你就不用称我师傅了,咱们这算是相学相教了。

黄少天想说,大叔,我从来就没把你当师傅呀,我连你是谁也不知道呢。

但他还是没说,因为他忽然就怕这个看上去很正经其实也没多正经的大叔会哭。

墨镜大叔带着他给正经大叔送机,黄少天憋下了那句话,换了句那你回去日本给我寄甜点。

正经大叔说好,然后转身去登机了。


热度(1)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