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无CP(?)】泼天狗血·黄少天特辑END

今天上班我接了个电话,卖保险

我说我有了,不要了

那人说,你看你,一份保险就把你从攻变受了,整天不要不要的

我……



黄少天开始很在乎一个人的名字,因为他不想以后连回忆都没有主题。

 

大叔死了。

他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看到大叔的尸体,死状并不恐怖,他第一次见到大叔没戴墨镜,却是永别的时候,大叔的左眼有一道深刻的刀痕,眼眶凹陷大概是眼珠子都没了,戴墨镜大概就是为了掩饰。

黄少天不知道要哭出来,他只是咬着嘴唇瞪着大叔很久,嘀咕了一句:傻货,带个单眼罩明明会更帅的。

他在太平间里呆了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医生给了他一袋东西,说这是死者的遗物,他死了好几天了就你来看他,你收着吧。

是黄家老爷子告诉他大叔的死讯的,那为什么老爷子不通知大叔的家人?

他不觉得这些年来的一举一动瞒得过老爷子,他被人群殴后不久就有人主动要教他武术和剑术,他只是没心没肺,但不是傻,即使老爷子和大叔都没说,他还是知道大叔肯定是收了老爷子钱的才会教他武术还包吃不用给伙食,教的几乎都能让他用在各种乱七八糟致他于死地的奇怪事情里成功脱身,那个只见过一个暑假的正经大叔可能也是一样的。

他忽然想起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大叔究竟叫什么名字。

 

他把大叔的遗物塞进背包回到了黄家,黄老爷子正在花园里泡茶,见到他来了就给自己对面的空杯倒了七分满,眼神示意他坐下。

老爷子喝了口茶说最后一面见过了吧,到你选择的时候了。

选择什么?

黄家还是你自己。

我自己。他毫不犹豫。

很好,不愧是我最看好的孙子,现在你被黄家除名了,佛山新城那边的房子是你的名下的,今天之内离开黄家。

大叔到底是谁?

这很重要吗?为我们这种家庭死去的人太多的,他们都值得被缅怀,但这与非黄家人的你无关。

当然重要,大叔把我当黄少天,而不是你的孙子。

老爷子笑得恶毒又残忍,你敢肯定?

他的心在呐喊,我当然肯定啊。

但他始终没有说出来,因为对面的老人总会说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让他去怀疑自己的肯定。

他总算学会了有些时候只要不说话就好了。

 

老爷子赶他回房间收拾东西,当家主母闻讯赶来假惺惺地叹息,假惺惺地埋怨老爷子怎么忍心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孩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生活。

黄少天没心没肺地笑着,开始话唠:唉阿姨啊女人不要整天叹气啊不然很容易皮肤松弛长皱纹的你看看你眼角的鱼尾纹多了三条了双下巴出来了嘴角下垂了哎哎真恐怖诶见效真快诶谁给你做的保养你该换人了……

黄家主母的脸从白转红又转紫再到紫里带青,转身离开的脚步几乎要把地板跺穿。

他带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大背包走出了黄家大门,上了地铁后有人见他年纪小带这么多东西给他让位置了,还问他怎么就自己一个人。

黄少天笑着接受了对方的好意,说我被家里赶出来了,这就要到别的地方去自己一个人生活了。

对方笑意盈盈,说你小小年纪这么幽默是好事,但是拿这个骗人是不好的,是去亲戚家玩吧。

黄少天从善如流地点头,对的,去亲戚家。

在他看来,和他打架和他打游戏的大叔比黄家所有人都要亲,他现在才知道那房子原来是自己的,但那也是大叔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大白熊被饿了几天一脸恹恹的神色,见他开门进来立刻脚步蹒跚地扑了上去了,黄少天扔下行李抱住大白熊,把脸埋在大白熊长长的狗毛里声音闷闷地说,大白,今天开始就我们俩相依为命了。

大白熊叫了一声,尾巴摆啊摆的。

 

黄少天给大白熊做了吃的再打扫房子。

大叔是个贤良淑德的好男人,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到处都是适合生活的气息,房子几天没人住只是落了些灰,很快打扫好了,他开始收拾行李。

大叔的遗物用医用塑料袋装着,里面只有墨镜手机和钥匙串。

手机里只存了他的号码,短信邮箱全部都被清空了,备忘录里什么都没有。

在这个房子里找不到大叔的名字找不到大叔是谁,所有关于大叔身份的线索都被大叔提早抹掉,又或者大叔根本没在这个房子里留下过任何线索。

黄少天想,大叔,你让我用什么来缅怀你呢。

 

黄少天重新玩起了荣耀,大叔喜欢这个游戏,他想,那以后这个游戏真的有职业联赛他就去打了。

十四岁那年他用“夜雨声烦”这个号被魏琛挖到蓝雨训练营。

十五岁那年他认识了喻文州,见到了叶秋又陆陆续续遇到了许多或轻或重的人。

十六岁那年几乎所有人对他的认识就是话很多但是很有礼貌,他总能在别人初次自我介绍过后清楚记得对方的名字。

荣耀联赛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后他接受过一个采访,内容与他这个小礼貌有关。

他说,这是为了能在离别后,我还记得你是谁。

 

第八赛季叶秋退役后没多久,他终于知道叶秋其实叫叶修。

他坐在电脑前舔了舔嘴唇,说叶修你就等着我干死你吧。


热度(3)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