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无CP】泼天狗血·黄少天特辑·The Others

昨天找到了一位删掉专栏的大大的新专栏,一时按捺不住激荡的心情在那位大大新专栏的第一片文的评论里表白,今天发现大大把文删了

我终于发现,其实一直以来只看文不表白是个好习惯,至少不会受伤

而不断表白的那些人真的很厉害,这真的需要很多勇气



黄老爷子最重视的孙子是黄少天。

原因很简单,他的命是黄少天救的。

他一辈子都在专心争权夺利,连对结发妻子都没多少感情,更别说底下的孩子,全都学了他凉薄的心性,还有青出于蓝的态势,看他生病的时候床前没人就知道了。

他第一眼见到黄少天就不喜欢,这孩子的眼睛太亮了,纯然的阳光,毫无阴霾,这样的孩子在这样家庭都活不久。

他带着一种不久于人世的悲悯纵容让那个孩子在自己的房间里唠唠叨叨,想着如果自己死去以后这个孩子也会在不久之后下来陪自己……这也太可怕了。

这孩子能说一个小时不喝水不带停。

他这么一想,忽然就一口血喷了出来。

那孩子眼里立刻慌张得掉下了眼泪跑了出去喊人。

他奇迹般地好了。

于是他松了口气。

终于不用下去还对着他了。

他给了他在这个家里的身份,这样至少能让他活久一点。

上学没多久他被人打得浑身是伤,没花多少劲儿就查出是自己的嫡孙做的好事。

他觉得自己这个嫡孙做事太不利落,他不该找那么多人群殴黄少天还打不死他,遗传自己的心狠手辣简直遗传得不三不四。

这不就给他添麻烦了?他现在不想黄少天死。

他允许黄少天在这个家,那就至少要让他有自保的能力,活多长是他自己造化,黄家的东西他想争就争,黄家的东西不是给就行的的,论嫡论长都论不过能力。

他知道只要这个孩子想要争,没有他争不到的。

这孩子看似没心没肺但该有的心眼一点不缺,还极其擅长把握机会。

他有些阴暗地想要看到那个全然光明的孩子在争权夺利中眼神变得混浊变得阴笃。

那样能证明其实谁都不外如是。

 

 

墨镜大叔其实有名字的,但他不想告诉黄少天,并且很庆幸黄少天从来都不问他。

世人说出生是最初的祝福,名字为这份祝福加持,护航孩子成就名字所预兆的光明。

世人传唱的都是美好的,尽管世人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阴暗。

其实墨镜大叔是个基督教徒,每个星期天他都要到教堂参加弥撒,他知道自己死后肯定是要下地狱,但那之前他希望能把自己的心愿传到耶稣那里去让耶稣跟撒旦打个商量,让地狱里要烧他的火猛烈一点,文火太煎熬了。

他都没想过可能耶稣和撒旦根本没交流。

伴随着他的名字的总是各种千夫所指的传说,恶毒的狠辣的毫无人性的,有时候他都会当笑话来听,但他不想让黄少天知道。

他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母亲的去世没有让他变得阴沉,大宅的争斗没有让他变得狠毒,他保留着最纯粹的一颗琉璃心,干净得叫人自惭形秽。

如果不是黄老爷子,他不会和这样的人有交流,所有的阴生事物都对阳光有渴望触碰又惧怕的矛盾,但最终依然飞蛾扑火。

和黄少天相处的日子是他最放松的日子,他不需要想什么时候会被人暗杀,也不需要想什么时候需要暗杀什么人,像被阳光照耀共生。

他想以后如果能有个孩子就要生个像黄少天的……还是不要像比较好,太吵了。

 

 

正经大叔是墨镜大叔唯一的朋友,和墨镜大叔不同,他是真真正正的剑术大师,在日本颇负盛名,但他最要好的朋友偏偏是个杀手。

有一天墨镜大叔电话联系他说,我活不长了。

所有杀手都活不长,正经大叔没什么特别激烈的反应。

墨镜大叔说你还记得黄少天么?以后有机会帮我照顾一下他吧。

他当然记得,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那个小鬼的天赋很好,但就是太吵了,只教了他一个夏天自己就已经受不了了,后来老朋友跟他说,那孩子在无人作后续指导的情况下把天然理心流舞成了天然意识流,外行人看上去像模像样,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乱来。

但这孩子心眼好,够纯粹,不是太吵的话他可以考虑收他当关门弟子。

而且他觉得老朋友记性有点不好,他每个月都给黄少天寄出去一箱子零食,收货人就是这位老朋友。

他答应了下来。

既然他都知道自己活不长了,说出来的话自然是遗愿,他不可能连朋友的遗愿都不答应。

半个月后他收到消息,让他到中国处理这位老朋友的身后事。

事情处理好以后他在中国呆了一段时间,他看到了好好生活天天话唠的黄少天,看到他怀念自己的老朋友但并未消沉的模样觉得其实自己已经用不着照顾他了,而老朋友也可以安息了。

回日本之前他和通知自己来中国的黄老爷子见面喝了杯茶,这位自己老朋友的雇主之一是唯一一位不是雇用自己的朋友杀人的雇主,气势凌人不像善茬,这样的人不像能有黄少天这么个孙子,也不像能为了让一个孩子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深院大宅里活下来而费尽心思找来个杀手就是为了教他自保。

他和黄老爷子真的就只是喝了杯茶,喝完以后他站起身向老爷子告辞,老爷子点了点头,给自己又倒了杯茶自顾自地继续喝。

很多时候很多话都不用说出来,该明白的总会明白,不明白的说再多都是浪费时间。

他想,黄少天真是个奇迹,他懂得在这样几乎全然黑暗的家庭里依然保护住自己依然光明的心,也让他们这些或许冷漠的或许残忍的人也忍不住生出爱意只为护他一直快乐。

 

他在机场下车,黄少天就在门口朝他笑得阳光明媚。

“大叔好久不见了!”

他想,希望飞机不要误点,不然被他吵死都回不了日本。


热度(2)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