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周叶】第二天

前一天发生了什么就不用问了,咱留点矜持

修修对不起昨天才是你生日T T

是的,不用怀疑,我写不出rou

是的,也不用怀疑,我就是偷懒

是的,更不用怀疑,我是在最后赶出来的



叶修在睡梦中感觉身边有人窸窸窣窣地动作着,他费力地睁开眼,有所动作的人顿了顿,便俯下身把被子拉到他的脖子下掖好,说了句:“没事,继续睡。”

叶修“嗯”了一声,蹭了蹭对方掖被子而碰到自己的脸的手,合上眼继续回梦里打BOSS,没看见对方摸着被自己蹭过的地方满脸通红。

 

周泽楷好一会儿才出完神,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把扔了一地的衣物捡起来捧进浴室放进衣物筐。

浴室的大镜子里照出了自己现在的傻样,不掩餍足的眉眼和红肿的唇,背后使劲被人抓出来的抓痕,脖子胸口红红紫紫的吻痕,还有几个渗出了血的牙印。

前辈咬得真狠。

他又忍不住笑得更傻了。

 

从浴室出来,叶修已经换了个睡姿,侧身抱着被子一条腿压在上面显得特别豪放,周泽楷看着对方全身上下被自己啃得几乎没一处完整的身体,有点小羞涩。

原来自己咬得更狠,希望前辈起床不要生气。

他走了过去,坐在床边,伸出手轻轻地搭上对方侧起来那边的肩膀,好一会儿又觉得不够地俯下身亲了一下,然后用牙齿咬住一点皮肤又亲又啃。

“小周?”叶修被弄醒了,翻过身睁着还没完全清醒的眼睛看着他。“怎么了?”

“忍不住。”周泽楷一张脸都红了。

叶修已经完全清醒了,听到他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早安。”

周泽楷看着他也笑了:“早安。”

他又俯下身去亲吻叶修。

叶修伸手挡住了他的嘴。

“我先去洗漱。”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嘟了嘟嘴亲了一下对方的手心。

看着对方像被火烧到一样收回手,周泽楷开心地道:“我去做早餐。”

叶修点点头下了床,酸软的腰腿都差点支撑不住自己走去浴室了。

 

叶修看着浴室大镜子里面的自己,懒散惺忪的眉眼眼角还带着些不体面的物质,觉得这样子周泽楷都能亲得下来他对自己绝对是真爱。

他又看了看自己遍布全身的吻痕牙印掐痕指甲痕,给上面的结论下了个批注:动物性。

那么问题来了,动物性的爱是本能还是真爱呢?

叶修慢吞吞地打开花洒开始给自己洗澡。

 

叶修在浴室里折腾了很久,足够周泽楷煮完粥后再煮两个面,还蒸了鸡蛋羹。

他把东西都端到桌面上还等了十多分钟叶修才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

早餐倒是凉得温度刚好,周泽楷从沙发拿了个靠枕放到餐椅上好让叶修坐得舒服一点,他和叶修90°坐在正方形的餐桌前,边吃早餐边瞄他。

“吃你的,看什么看。”他一勺子鸡蛋羹塞周泽楷嘴里。

周泽楷抓住了叶修正要收回的手,咽下了嘴里的食物,眉眼弯弯:“好看。”

联盟第一脸T没脸没皮,但在联盟第一脸的面前往往难以贯彻到底。

叶修叹了口气。

“小周,昨晚……”

周泽楷正色起来:“认真的。”

叶修想问很多东西,例如对方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又例如对方是怎么看待昨晚发生的事情的,但想了这些,都觉得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周泽楷是个怎样的人,他很清楚,他知道只要对方认定了,都没有后悔的说法。

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里面是一片幽深的黑。

他笑了笑,凑上前还了他起床时未完成的早安吻。

“我也是。”


热度(46)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