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黄叶】大仇得报

提前国庆节快乐

安利邪术出没注意

夏休期还未正式开始,黄少天就已经通过QQ、苏沐橙的手机、陈果的手机、唐柔的手机、方锐的手机……只要是兴欣的人,连网吧前台小妹的手机他都没放过,成功让叶修答应夏休期去G省度假。

“真爱。”

“绝对是真爱。”

“叶修你赶紧嫁了吧。”

“节操呢?”叶修无语又无奈。

“在你的英明领导下扔了。”兴欣三女神嗑瓜子。

叶修觉得自己在兴欣的地位江河日下。

于是原定三天后的机票提前到了第二天一早。

黄少天惊喜万分地一大早就等在了白云机场,见到叶修也不觉得等了两个小时有多无聊,蹦跶上去提过叶修的行李就开始叽里呱啦:“老叶老叶累不累吃了早餐了没有饿不饿,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去喝早午茶,我姑姐家的茶楼里面的虾饺烧卖糯米鸡肠粉炒粉叉烧包奶黄包蛋挞白糖糕炸两牛肉粥粉肠粥都特别好吃亲戚刷脸还能打折要不要去?”

“原本不累,见到你就累了。”叶修整张脸都是蔫巴巴的。

“那赶紧回家休息!”黄少天拉着他就往外走。

叶修奇怪瞟了他一眼:居然没炸毛?

“但我现在比较饿。”

“那还是先去我姑姐那儿吃东西吧你想吃什么?”黄少天拖着他又加快了脚步。

真的很奇怪,居然还不炸毛?

 

黄少天没说错,他姑姐家茶楼的东西真的特别好吃,吃到肚子都圆了还忍不住觉得还能再吃一点的那种好吃。

他打了个嗝。

黄少天赶紧从对面蹭到他旁边给他揉肚子:“兴欣伙食到底多差啊就这些小点心你都吃那么多我给你揉揉不然积食。”

“小看兴欣伙食小心我大兴欣的小伙伴们集火你。”叶修拍开他的手。

“好好好,你兴欣伙食好不过广东的伙食更好而已。”黄少天一脸“我懂”。

叶修伸手摸上了黄少天的额头:“你发烧了?”

“怎么可能我吃得好睡得好身体倍儿棒!”

“往常我这么跟你说话你早该炸毛了。”

“炸什么毛叶不修你把我当什么动物了吗你太可恶了你一早的飞机我担心你睡不够没吃早餐才拉你过来结果你居然这么说我真是不识……不识……爱人心……”最后几个字他只敢用蚊子那么大的声音说了。

叶修直接一个“呵”字。

黄少天因为不好意思而微红的脸一秒变成怒气的通红,终于炸毛:“叶不修你……”

“全单229块外加百分之十的服务费,亲戚刷脸半价但黄少天例外收双倍共503.8一毛不能少。”有人中途插话。

仇恨对象立刻转移:“靠靠靠怎么就我收双倍!?”

“因为你话比别人多两倍,而且我仇富,刷卡还是现金?微信跟支付宝也可以。”对方一脸“我很好说话”的表情。

“把姑姐叫出来我要让她知道她生了个怎样的女儿!”黄少天嚷嚷。

“我妈去旅游了你现在找不到她,而且那是你姑姐不是你仆人就你这请人态度我觉得价格应该要再提一倍,觉得不爽我可以跟舅母谈谈,相信舅母也很乐意跟你谈谈你的态度问题。”

黄少天一脸憋屈的表情让叶修直接笑趴。

“表嫂您好,我这不懂事的表哥以后就请您多担待了。”把黄少天堵得无话可说的小姑娘自来熟地双手抓住他的手慎重地握了握。

黄少天看着叶修无语的脸终于笑得出来了。

“妹子你眼睛不好吧?”叶修脑门一排省略号。

“是的我左右眼各400度近视虽然没戴眼镜但我还是能看出来你和我表哥是一对儿,你放心,虽然我表哥是独生子但有人要他我们一家都会感谢上帝保佑我舅舅舅母会喜欢你这个儿媳妇的。”小姑娘一脸诚挚。

卧槽这妹子还真的是黄少天表妹啊!说话都不带歇的!

“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儿上双倍就双倍吧。”黄少天笑哼哼地掏钱包。

“收你510不用找了吧?”

“靠靠靠你别得寸进尺啊!”

“几块钱还斤斤计较,小气。”小姑娘转身去收银台找钱了。

“你这个表妹绝对是亲的。”

“不是亲的早就把她扔西伯利亚了!”

小姑娘回来的时候除了6.2的找零以外还拎了两个玻璃瓶子和一个特大的日式便当盒,瓶子里面是红色的液体泡着一整个切片的柠檬。

“喏,记得怎么喝的吧。”小姑娘把瓶子和便当盒一起递给他们。

“记得记得,算你还有点良心。”

“知道那就快点走吧别妨碍下一桌客人。”小姑娘招手让站在不远处的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

叶修立刻拉着横眉竖眼的黄少天赶紧撤了,就黄少天这段数绝对说不过那小姑娘。

 

开车回家的路上叶修拿起一个瓶子摇了摇,底部有些沉淀的粉末让半透明的红色液体变得浑浊了,黄少天还让他再摇得均匀一点。

“什么东西?”叶修打开瓶盖闻了闻,像果汁。

“那丫头管这叫邪教圣水,喝了能排毒养颜去疲劳专治脚痛骨痛肩膀痛,每次打比赛之前都给我泡收我100块一瓶,特别心黑。”

“这么听是挺像邪教圣水的。”叶修喝了一口,还挺好喝的。

“那小女巫一身邪术你小心点。”

叶修点点头又喝了一大口。

 

大概是小姑娘的邪教圣水起效果了,到了黄少天家叶修一点也没有舟车劳顿的疲累,熟门熟路地直接窜进书房开电脑登录荣耀。

黄少天又炸毛了:“靠靠靠老叶你过来就为了打荣耀吗?”

“不然呢?”

“咱们这么久没见一回家你就打荣耀把我撇一边!?”黄少天扑上去就要扒他衣服。

“别闹,哥都14个小时碰荣耀了。”叶修反手揉了他一把黄毛往后推,眼睛盯着电脑画面。

“我们可不止14天没见过了!你14个小时没碰荣耀能扑电脑几十天没见过就不能扑我!?”黄少天不依不挠地抓起他的衣摆往上一拉,衣服过头脱了出来,也让叶修手一划放错技能又离开键盘鼠标几秒呆着不动被对方打掉半条血。

他用的这号不是君莫笑,就公会随便翻出来的一个身上紫装都没凑齐的满级小号,对方在那边猥琐地问他是不是被虫咬到蛋了,叶修把手搁回键盘鼠标上技能连发把对方给虐死,敲下一句“老魏我知道你被虫咬到蛋很痛苦,哥这就撤让你静静地缓缓”立刻退出登录,转头看向刚刚被自己掐了一把的黄少天。

他刚刚是出于警告随手掐的,不知道掐的是哪里,反正好像手感不错,这会儿看到黄少天蹲地上一脸痛苦地地捂着右胸,他想他知道刚刚自己掐到哪里了。

“早该掐重一点的。”他的语气有点遗憾。

黄少天重新扑了上去凶狠地瞪着他:“你放心,我一定掐、重、一、点!”


(不要问我肉去哪儿了)


黄少天在厨房里热着表妹给的外卖,天气是很热,但屋子里一直开着空调,东西一进门就放桌面没理也没变坏。

他们胡天胡地折腾到了下午五点多,洗澡的时候又玩了一个多小时才弄好躺床上睡,他醒来就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他没叫醒叶修,作为一名优秀的小攻当然要在吃饱喝足之后全方位照顾小受的身心,决定热好东西再叫醒叶修吃东西,然后可以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看对战视频什么的,明天可以选择宅着也可以带叶修出去逛逛走走吃些小吃,回到家再玩荣耀,简直美满。

黄少天笑得特别欢,把热好的东西都端到桌上再进房间叫叶修吃饭。

叶修倒是已经醒了,但他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脸深沉。

“老叶怎么了?”黄少天蹦跶上去照着他的脸吧嗒了一口。“醒了也不起来穿衣服着凉怎么办饿了吧东西已经热好了我们出去吃吧。”

叶修有些艰难地把头转过去看向黄少天。

“我的腰好像扭到了。”

黄少天大惊失色地伸手去摸,骨头倒是没错位,应该是拉到筋了。

“你扶我躺回去找找有没有药酒给我揉揉。”叶修痛苦地指挥道。

黄少天急得脑门都出汗了。

“你等等你等等,小女巫说过药酒功用不大要揉上很久也不一定能好她说过有方法可以立刻见效的你让我想想。”他站起身来在床前空地上一分钟走了30圈,然后两步走到床头柜前拉开第二个抽屉翻掉半抽屉的KY和套子拿了个巧克力盒子。“她说戳耳朵就可以了你等等我看看说明书。”

叶修一脸痛苦的表情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从巧克力盒子里面拿出来的一只写满字的耳朵和一排排用途不明的小贴布,闻上去一股酒精味儿。

黄少天迅速翻了翻巴掌大的小说明书一分钟后胸有成足地扔开说明书,跑到门口把房间所有灯都打开了,整个房间亮得不行。

“老叶一会儿我戳到疼的地方你要告诉我。”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根手指长的细铁棒子,迅速拆了片儿酒精棉把叶修的耳朵和棒子都擦了一遍,然后照着那只写满字的假耳朵对准叶修的耳朵戳上去。

“嗷!”叶修惨叫出声。

“疼就对了,疼就代表戳对地方了。”黄少天拿起小贴布撕下一片贴到刚刚戳出个印子的地方用力摁了十几秒。

叶修疼得脸都扭曲了。

黄少天加快速度又戳了几个地方贴了几个贴布,两个耳朵都没放过。

叶修从头疼到尾的表情使得黄少天一股暗爽默默地从心脏涌向四肢百骸,他总算明白上次小女巫给他这盒东西时脸上那微妙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持爱行凶还无副作用,简直居家旅行与叶修相处必备道具。

在叶修那儿吃了那么多的亏,今天总算大仇得报,这种暗爽与把他做到晕过去是截然不同的享受。

黄少天把针扔回盒子里,把焦急重新填回眼里:“你看看腰还疼吗?”

叶修听他这样一说,扭了扭身子——还真的不疼了。

他拿起被黄少天扔一边儿的说明书,里面把所有疼痛症状甚至医治近视眼要戳的地方都写清楚了。

“少天你坐下,这里有说几个贴了能长高的穴位,你坐下我给你贴一下。”叶修手脚利落地把黄少天摁到床上坐着自己站了起来,照着假耳朵写着的地方用黄少天扔回盒子里的针拿起来对着黄少天的耳朵就是一下。

“嗷!”黄少天一声鬼叫。

叶修嘲讽的笑容重归脸上。

大仇得报。

PS:邪教圣水和戳耳朵能止痛是我闺蜜在安利学回来的邪术,仅供参考

PPS:耳穴疗法里面没长高这个方法

热度(32)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