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周叶】傻子和骗子04

周泽楷是知道的,媳妇很想回城里。

好几次睡醒了他都会看见媳妇摸着门翻着窗,表情急切目光灼热,她要逃离这里。

但媳妇在他面前总掩饰得很好,和他聊天或者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总是很随遇而安的样子,像是已经打算在大山里留一辈子的样子。

他很喜欢媳妇懒洋洋的样子,但他不喜欢媳妇因为要骗他而装出平静的样子。

他知道城里很好,而他也不会让媳妇一辈子都留在大山里,媳妇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下棋从来没输过给他,懂得也多,书里头他不懂的都是媳妇给他解释的,大山是困不住媳妇的。但就是因为城里很好,所以他害怕现在放走了媳妇后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城里那么多人,她会忘记大山里曾经有个很喜欢她的小老公,然后在城里找个比自己要好上一百倍的男人嫁掉、生孩子,只剩下他一个念着媳妇一辈子。

他不想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书里头说,孩子是维持夫妻之间感情的重要纽带,他打算先和媳妇生下孩子,然后再陪媳妇回城里,那样媳妇就会记得他们之间有个孩子,就不会喜欢别人了。

他还是记得妈妈是在剩下他之后离开家里的,但他觉得媳妇和妈妈是不同的,媳妇也是喜欢他的,因为每次亲媳妇媳妇都会笑,有了孩子媳妇就会更喜欢自己了。

爷爷有说过媳妇的屁股看上去很翘,肯定很能生。但是要生孩子就要他再长大一些,要长大就要多吃些东西,可他这些天都吃了很多东西,小肚子都出来了,却还没有长大。他有点焦急,如果在他长大之前媳妇就顺利跑掉的话那他就只能也去城里看着媳妇不给人抢了。

他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到能跟媳妇生孩子呢?

 

周泽楷愁着一张脸跑向前屋打算问爸爸和爷爷。

但爸爸和爷爷正在和客人说话。

他哒哒哒地跑到堂屋里的时候客人正扬高了声音在说着些什么,他跑得有些快,还来不及回避就已经撞进了屋子里三个人的视线里了。

大山里长久都是不会有客人的,那些走出大山打工的人也不太会回来,在周泽楷的记忆里他们夹也没有什么在山外的亲戚,所以他也不知道那个站着一脸怒容的女人到底是谁。

爸爸和爷爷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像是被那个女人在训话一样一脸不安,见到他跑了进来立刻就摆手使眼色的要他会后屋。

他呆了一下就转过身要离开了。

“小楷都长这么大了。”那个女人说道,声音有些不稳,好像在压抑什么似的。

他转了回去看向那个女人。

女人长得很漂亮,穿着比媳妇来的那天身上穿的还要好看的衣服,举止看上去和他认识的所有人都不同,就只是普普通通地站在那里都映得有些昏暗的堂屋明亮起来。

但她看着他的表情是复杂的,像是混合了哀愁、愧疚、欣喜还有决心和其他他看不懂的情绪。

周泽楷觉得看不懂就算了,这个女人应该是城里的有钱人,但还是没有媳妇长得漂亮。

他冲进来有些唐突和不合礼仪,朝着那个漂亮女人笑了笑就要回后屋跟媳妇说话去了。

“小楷,我是你的妈妈。”那个女人对他说道。

他看着那个女人有些疑惑,又看向了爸爸。

爸爸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自然和不愿意,磨蹭了几分钟后才点头道:“泽楷,她真的是你的妈妈。”

哦,原来是真的是自己妈妈,她这是回家了。

周泽楷有些高兴地想,妈妈回来的话以后就有多一个人和媳妇聊天了,因为爸爸和爷爷说过新媳妇在生孩子之前都不能放出去,他们作为男人也不能和他媳妇相处得太多,不然会被人说闲话,但妈妈是女人就没关系了,多一个人陪媳妇以后媳妇就不会那么无聊了,也可以让妈妈劝说媳妇留下来。

这么想着,他朝着她笑着喊了声“妈妈”。

以前他是不常说话的,因为爸爸和爷爷好像不太懂得要怎么跟他说话的样子,他每次说话都有些磕磕碰碰的,不连贯,媳妇来了之后他说的话就多了一些,但时间不长,成果不明显,喊出来的声音还是有点软有点糯还很小声,可他看见妈妈立刻就哭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有些手足无措地走了过去拉了拉妈妈的衣摆。

妈妈蹲了下来用力地抱住了他,一边哭一边说话。

周泽楷闻到了妈妈身上很香很好闻的味道,忽然就记起来自己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时候她也这么抱着自己过,跟他讲故事,给他唱歌,也在他面前哭过,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不在了,他也就忘记了她了。

他这么想着,好一会儿才留意到妈妈在说什么。

妈妈要把他带走,要他去城里读书。

他惊慌地摇着头推开了妈妈。

“不走,不走,媳妇在。”他后退着。

妈妈被他推了一下跌坐到地上,看着他一会儿,忽然一张脸又变得愤怒,站了起来指着爸爸和爷爷大声地骂他们。

他才不要听她说话,他才不要跟她走,他才不要和媳妇分开。

他转身跑回后屋。

他要和媳妇在一起。

 

锁链绕着门上的木把手绕了几圈,他颤抖着手摸出钥匙开锁,但钥匙一直插不准,手一滑掉到了地上发出声响,他急得一边掉眼泪一边用力扯那条厚重的锁链,老旧的门把禁不住他折腾被他用锁链扯了下来,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小周怎么了?”

他的媳妇正疑惑地看着他。

他的眼泪一下子流得更凶了,用力地抱住了媳妇哭出声来。

“小周乖,怎么了?听话,不要哭了。”媳妇拍着他的背轻声哄着。

不,他不要听妈妈的话,不要去城里,他才不要和媳妇分开!

PS:小周的性别观

爸爸、爷爷:男人

妈妈:女人、生下自己的人

叶修:媳妇,能和自己生孩子的人

自己:叶修丈夫,能和叶修生孩子的人

其他人:随便怎样都好

热度(49)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