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周叶】就是一个糟糕物,要什么标题

 @咎洛晏 姑娘的点文

今天是4.19,人称约炮日

昨晚做了个特别毛骨悚然的梦,修修居然要王俊凯不要周泽楷,吓得我千劫百难都把这东西给折腾出来了

注意:

1.NC17

2.犯罪的是我,不是楷楷,楷楷是无辜的

3.OOC,楷楷不纯情了

4.好像没有了



这样是不对的……

周泽楷的理智在叱责自己。

但本能占着主动。

他无法停下自己触碰对方的手,从眉眼到鼻梁,停留在对方削薄柔软的唇,舍不得离开。

就是这样一张柔软的唇,底下藏着雪白的牙齿和红润的舌,在应对那些或调侃或恶意的话语时总显得诱惑迷人。

靠近一些,对方因为喝酒而略高的体温蒸腾出了酒、烟、汗和洗浴香波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属于另一个男人的味道,他深嗅了一下,脸上露出与平日截然相反的一种奇异迷醉。

再往下,掌心感觉到了动脉跳跃的起伏,指腹清晰地享受着对方皮肤细腻的触感。

他嘴唇开阖,无声地念了句“叶修”。

对方依然沉沉安睡。

这种无所知觉的情状让他既心安又焦灼,他是可以在叶修醉酒不醒的时候肆无忌惮地打量触碰,但等叶修醒后,他又会再次成为叶修眼里一个普通的后辈,彼此之间除却荣耀几乎不会再有交集。

他垂下了眼睫,缓慢靠近,嘴唇贴上叶修的眼角。

我是那么的喜欢你,

但你一无所知,

所以你也不会知道我今晚对你做了什么。


嘴唇离开了叶修温热的皮肤,他伸手解开叶修的衣服扣子。

白皙平坦的胸膛,细瘦的腰,软软的肚子,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的身材实在是没有看头,女性会觉得这样不够男子气概,男性也不会羡慕这样的身材。他并不是同性恋,青春期的启蒙是同学仗义分享的A片,也会偷偷打量漂亮的女生,但这些在第一眼见到叶修后就不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对叶修的感情太浓烈了,好多次在注视着叶修的时候他都希望叶修能看到他在看他,也害怕自己心底因为喜欢而滋生出不可见人的阴暗欲求被叶修发现。

认识一叶之秋时他已经隐隐有种不同寻常的兴奋,认识叶修之后他便不可理喻地让自己泡进莫名其妙的喜欢里,他疯狂地搜集一叶之秋的周边、对战视频,甚至寻找机会偷拍叶修,他的衣柜永远有半扇门是上锁的,那半扇门里面放满了叶修的照片和用叶修照片做的抱枕毛巾衣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拿出来铺得满床满地都是,下流地妄想着叶修躺在他的身下,骑在他的身上,整个人为他敞开,任由他触摸亲吻啃咬欺凌,等白天门开了,所有东西就又藏回那半扇门后,他又是那个所有人认识的周泽楷,腼腆寡言的电竞男神。

他的眸色越来越深,摩挲着叶修细腻苍白的皮肤,想,他这样被发现了是要坐牢的。

当然要坐牢,这已经算是犯罪了。


他一手握着已经硬起来的东西,一手搭着叶修的手,仔细地揉着他的手心手指,幻想就是叶修抚摸着他。

不是冷冰冰的照片,不是不会动的抱枕,这是活生生的叶修,让他滋生阴暗欲念的源泉。

他扇了自己一耳光。

人渣。

他这么唾弃自己,明明是自己下流,还非得说成是别人的罪过。

他的呼吸加重,嘴唇贴上了叶修的胸膛,仔细地亲吻,小心地不留下痕迹。

不能让叶修发现,不然再也不可能有第二次做这种事的机会。

他已经在期盼第二次这样做的机会了,这样的念头让他既兴奋又鄙视自己。

他一时没有控制好力度咬重了,察觉到嘴唇下的身体颤了一下,他慌忙看向叶修的脸。

幸好叶修只是略感不适地皱了皱眉,脑袋动了动,并没有醒过来。

他松了口气,目光注视的地方浅褐色的小东西被环了个整齐的牙印,不深,不需要一晚上就能完全消失。

他安心的同时也夹杂了一丝遗憾,感觉全身的血往握着的地方流得更欢了。

他手里的速度加快了些,另一只手挑开了叶修休闲裤的扣子,往下拉,露出了浅灰色的四角棉布,特别的平常,特别的让他兴奋。

他隔着棉布吻上了被包裹着的东西,安静的,软弱的,小心地往下拉,那安静的东西露出了自己青涩的小模样,让他越看越喜欢。

太可爱了,跟自己狰狞丑陋的东西不同,它柔软地搭在叶修的腿间,没有被任何情绪激怒,像是在跟它的主人一样轻描淡写地嘲笑被欲|望控制住的自己。

他不敢弄醒它,这样太容易弄醒叶修了,他怕叶修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会报警,叶修现在还不喜欢自己。

他觉得自己要完了,浓烈的情感快要让他没顶了,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一个叶修,像个魔鬼一样引诱自己沉沦。

他拉起叶修的手,用自己的手包裹着他的手握上自己,用手还是可以的,用手不容易醒,而且再不让叶修碰碰自己他会发疯的。

叶修的手是这么的柔滑,最上等的丝绸也相比逊色,他控制着叶修的手滑动着,让他的手指抹上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灵魂跟随着身体一起骚动。

他专注而热烈地看着叶修平静沉睡的脸,呼吸越来越重,一瞬间的失重感后,粘稠的水液从叶修和他的指缝跌落地上。

他整个人的力气随着那种失重感丢失了大半,瘫坐到地上,他的脑袋靠着床边,一边注视叶修一边平稳自己的呼吸,许久后倾身轻轻地用双唇贴上叶修的双唇。

他放开了叶修那只黏糊糊的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他得收拾好这里,不能让叶修发现一点端倪。

站了起身,他走向浴室,刚迈出半步,又折了回来拿起手机给这样的叶修拍了个照片,小心加密了,才放下手机重新走去浴室。


叶修睁开了眼睛,醉酒醒来让他的头有点晕,但还好不痛,他揉着太阳穴坐了起来伸懒腰,才发现自己现在睡在周泽楷的宿舍占了周泽楷的床,而周泽楷坐在地上趴在床头睡得有些委屈。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搭上周泽楷的肩晃醒了人,周泽楷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朝他笑着道了声早安。

叶修更不好意思了。

周泽楷站了起身给他倒了水,然后进浴室的壁柜里拿了新的牙刷给他。

两人一同站在洗手台前刷牙,周泽楷含着牙刷对他向忏悔自己鸠占鹊巢的行为露出了个带着泡沫的呆萌微笑,整个人看上去跟天使一样善良又纯粹。

叶修在轮回吃了早餐,然后在周泽楷的陪同下回了兴欣所住的酒店归队。

他坐上了回H市的大巴,周泽楷站在车窗前朝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苏沐橙在他旁边吃吃笑着说周队对你挺好的啊。

叶修想了想,点点头,说小周还真的是个好孩子。

陈果在前面喊了一声,苏沐橙应了,站了起来换了个位子,旁边换成了莫凡,两人都没挑起话头的意思。

醉酒的后遗症还没过去,头还是晕晕的有点想睡,叶修打了个哈欠,手指晃过鼻间,指甲缝若有若无地漫出了一点腥臊。

好了,我不知道能不能过,好怕查水表啊

热度(67)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