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双叶】失乐园

致永远的混蛋哥哥和永远的笨蛋弟弟

今天也是叶秋的生日啊!!!

注意:非常非常的OOC

他问:你恨我,为什么?

那个和他长着同一张脸的人扬起安抚的笑:因为你恨我。

 

叶秋从梦里惊醒,梦里那场景太过真实,他的心脏为此剧烈跳动,声音清晰得双耳可闻。

他走下床,走进浴室,拧开了水龙头把水泼到脸上。

水痕在脸上从四面八方滑落,汇聚到下巴处滴落打湿锁骨。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英俊,强壮。

外人评价他总绕不开“年轻有为”“成功”“优秀”这些词儿,就对社会贡献和经济发展来说,恰如其分,可在一瞬间,他从自己的眼里瞧出了内部的一些东西损毁得厉害,让他觉着累,让他觉着苍老。

窗外的夜色里有万千灯光绽放,是他在世人眼里华美璀璨的样子,也是世人所看不到的在阴暗处滋生着腐败的样子。

世人看不到,但那个人总能知道。

那人是他的半身,从未出生就一直在一起,共同起居十五年后分开,彼此不了解对方分开后的生活,但在灵魂深处的羁绊从没有消失过,快乐的悲伤的,即便对方不在自己身边,总是能感觉得到对方所感的。

恨,也共享着。

叶秋在此刻承认,他的确是恨着叶修的。

 

天色逐渐亮起,电子日历里是一个新的数字,叶秋洗漱好换了衣服,全身镜里的男人看上去清爽干净,完美得无懈可击。

至少看起来如此。

 

路的尽头左拐是一栋大楼,墙砖白得不近人情,扑面而来的冷漠让叶秋想起了那些不好的事情,脚步顿了顿,却还是走了进去。

那个在梦里对他笑的人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面罩沉沉昏迷,那张几乎与他不分轩轾的脸在这种时刻苍白消瘦,让人更容易区分他们两人。

他坐在床边握着对方的手,把脸埋进对方的掌心。

“人人都扼杀他所爱的,让所有人听到这个说法。有人用苦涩的一瞥扼杀,有人用谄媚的说话。懦夫用吻扼杀,勇士挥剑砍伐。”

他爱他,他扼杀了他,他把叶修关了起来,每天和他说小时候的事情,分开后自己的事情,叶修总是笑着听着,还会打趣他,像是被禁锢的不是自己那样,时间长了,也让他产生了这样的错觉,然后叶修就找到机会跑掉了。

叶修总是那么冷静,那么擅长迷惑。

他抛下了巨额的商业合作,亲自去追回叶修,但他追回来的是被困在被撞毁的车子里的叶修,叶修对着车外的他说着什么,他却无法听见,那些在叶修身上的伤像是镜子一样反射在他的感官上,疼痛得不可开交。

他和叶修被一同送进了医院,他恢复过来了,但叶修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如果还有机会重来,他还会这么极端吗?

他合上眼,会。

他和叶修本就是一体,他怎么会允许他们再次分开。

即使叶修再也不会醒来。

 

贴在脸上的手有种轻微的颤动。

他放下叶修的手,看向叶修的脸,叶修艰难地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把他映入自己的眼里。

“叶秋……”

他握紧了叶修的手:“我在。”

“……我不恨你。”

世间的一切一瞬间在他的耳里失去了声音,医生护士涌了进来,分开了他们,给叶修做检查。

“……叶总,叶总您没事吧?”护士担忧地询问,叶秋惊醒,才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医生唤走了护士,护士担忧地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关上了门。

 

叶修又睡了过去,但呼吸面罩已经摘下,恢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忽而又害怕叶修会再次离他而去。

病床足够的舒适宽大,他脱下鞋子躺到了叶修旁边,小心翼翼地环抱着他。

三个月的昏迷让叶修只能打点滴维持,手摸到的是隔着薄薄一层皮肤的骨头,如果这样的叶修要再逃,他还能狠得下心禁锢吗?

他不确定。

他只能祈求叶修不要再想着离开。

 

再睁开眼已经是天黑,叶秋听到叶修声音沙哑的问他:“醒了?”

叶秋应了一声,起床倒了杯水喂他喝。

“叶秋,你过来点。”

叶秋放下空了的杯子靠了过去。

叶修拉着他再次躺下,手指缠上他的,把额头搭上他的肩。

“叶秋,你不要再关着我了。”

“……好。”

“回家之后帮我把网络接上吧,我好久没打荣耀了。”

“…………”

“没网真的很无聊,你不给接我就只能再离家出走了。”

“…………你不后悔?”

叶修的声音还是有点虚弱:“我们回不去了啊。”

年少时属于兄弟的亲密温柔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好,我这就打电话让人接上网线,回去你就可以打游戏了。”

他们,永失乐园。

是的,我烂尾了,请别揍我

热度(26)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