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周叶】Fuer Dich(上)

题目是德文,意思是为了你,不是掉书袋,我只是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

老叶非人类设定,又是老梗

算是养成


1

那小团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迈开步子。

他的父母在十米开外拍着手满脸笑容地鼓励着他走向自己。

小团子脸上没有以往见过的小孩该有的傻气,几乎有些面无表情,但他的眼睛很亮,脸颊柔软,就算不笑也让人有种甜蜜的感觉,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

小团子摇摇摆摆地走到了父母旁边,没有扑到父母的怀里,他的眼睛在看他,双手举着,又摇摇摆摆地走到了他的跟前,抓住了他的衣摆,仰着头盯着他。

小团子的父母有些不安地喊他:楷楷,过来爸爸妈妈这边啊,站在那儿做什么呢?

人类的眼睛总会被一些光线折射的把戏所欺骗,他们只能看到他们的孩子无依无靠地站在这儿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他能骗得到他们,却骗不了小孩,小孩获得语言之前世间的一切都骗不了他们,而当他们学会语言之后,就会失去这种恩赐,因为拥有语言的小孩也会逐渐学会欺骗。

小团子看了看不理自己的他,又看了看在另一边亲切的父母,松开了他的衣服,踢踢踏踏的回到了爸妈的那边。

年轻的夫妻抱着小团子还是有些不安地往他这边看了看,然后带着小团子换了个地方。

可换个地方也没用啊,他还是要跟着小团子的。

而小团子看到他跟着他们走也是慢慢的笑了起来。


2

这世上有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精灵传说,西方的牙仙子红帽子棕精灵,东方的山精鬼怪背后灵,都是确实存在的,不过能见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人类越来越可怕,像他这种听上去很高大上但其实不怎么厉害的仙女教母根本不可能在被人类逼迫的时候谈笑间灭掉一大片,为求自保,上头下令只能隐身上线。

是的,仙女教母。

虽然他在人类的生物学上被定义为雄性,但职位名称就是职位名称,不以性别为转移。

跟前这个小团子就是上头最新给他的任务,目前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任务,在这之前他的所有任务对象不是已经老死就是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而不需要他了。


3

看管孩子很无聊,尤其他的任务对象并不是个熊孩子,特别的安分老实,这样就更无聊了。

小团子的保姆大概也是觉得无聊,留他在保护垫上自己玩就去午睡了。

小团子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朝他走来。

小团子是个聪明的团子,上回他当着父母的面捉他衣服,让他们以为孩子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特意带着团子去了道观求符受洗,从那之后团子就没再在人前表现出他能看到他了。

这会儿总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了,他看上去有些急不可耐,迈着小短腿蹬蹬蹬地蹬到他跟前伸手要抱抱。

他挠了挠脸颊,眼里的犹豫不决最终在小团子逐渐染上委屈的眼神中化为无奈,俯下身把小团子抱了起来。

小团子抱着他的脖子脸蹭脸地腻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哈欠睡了过去。

小团子其实不是个腻人的孩子,如果平时大人不主动他都不要抱的,小团子的妈妈好多次都跟小团子的爸爸抱怨说如果楷楷粘人一点就好了。

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得到了小团子的特别青睐,得来了小团子父母求而不得的待遇。

不过也不讨厌。仙女教母和小孩之间一般都会有灵魂联系,小孩子学会语言之后就算再也看不到自己的仙女教母,但都会隐约能察觉他们的存在的,除非他们不再需要仙女教母了,那么灵魂里的联系就会断开,仙女教母在他们身上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他们之间存在灵魂联系,小团子亲近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笑了笑,抱着熟睡的小团子轻轻摇着。


4

时日长了,他有点纳闷,小团子都三岁了还学不会说话的样子,他跟着小团子的父母一起去到医院,医生给小团子做了详细检查,得出小团子无论是智力还是身体机能都完全健康的结论。

小团子父母忧愁地问医生有没有可能是心理的问题。

医生笑着摆摆手道,你们的孩子就是比一般孩子要文静一些,什么心理问题都没有。

想了很多的小团子的父母又开始怀疑到他的身上去。

虽说每次小团子要他抱都在只有他们两个的情况下,但意外还是有的,上个星期一直混日子的保姆午睡早醒了半个小时,被小团子凌在半空的场景吓得左邻右里都能听到她的尖叫。

小团子的妈妈开会的时候接到了保姆的连环夺命call,听到她语无伦次的说着家里有鬼,只觉得无稽,还耽误了自己的工作,挂了线就继续开会了,回到家后她见到保姆一直站在门口不肯进去,心里恼怒她这做保姆的不搭调,把一个才三岁的小孩关屋里,饿了尿了怎么办,立刻就给保姆结了工资开了,保姆也不要求留下,拿着钱行李都不要就走了。

推门进了屋子,她见着小团子好好地在保护垫上睡觉,身上还盖了条小毯子,才放下心来。

这之后原本他们都没怀疑什么,这会儿看完医生什么都往他身上想了。

他有些无辜,跟着那对父母又进了道观,道观掌教跟他们保证没有脏东西附在小团子的身上,年轻父母只觉得这么大的道观也是草包,打算找另一家道观,小团子就朝着他们喊了声“爸爸”。

刚迈开的步子停在了那里,父母紧张而惊喜地看着小团子对小团子说楷楷再说一遍。

小团子看了看一直跟着的他,然后又看着父母喊了“爸爸”“妈妈”。

年轻父母抱着小团子叠声的跟掌教道谢,掌教摆摆手没接这根本和他无关的谢意。

他们要离开了,小团子三岁第一次说话他们觉得是个值得庆祝的事情,要做顿大餐,要给小团子买玩具,不赶紧离开回到市区就来不及准备了。

掌教又叫住了他们。

他们不解地看了回去。

掌教说,这个孩子有某种力量守护住,你们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坏事。

他有些意外地看了掌教一眼,真正的道教传了几千年已经没剩多少真本事给人学了,他见过很多道士,全是坑货,这个虽然看上去也是个坑货,但能察觉到他也算有点料了。


5

晚上的大餐果然很丰富,不过因为团子还小,他能吃的也就是几块鱼虾和一些瓜,其他都给父母吃了。

他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团子既然早就会说话了却不说,而且说了团子还能看到他,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并不妨碍他趁着年轻父母不注意也偷吃了一些。

不过什么味道都没尝到,仙女教母是不需要有味觉这种东西的。


6

第二天团子醒来跑下小床,从床底找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找到厨房,又找到客厅,最后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发了好久的呆,然后才哭了出来。

团子看不到他了。

他这时才明白。

他就陪着团子坐在地毯上,摸摸他的头,但团子什么都感觉不到。

团子要长大了,他有些惆怅。

团子的父母听到儿子哭,慌忙出来亲亲抱抱举高高,但团子依然哭得很伤心,年轻父母怕孩子是受了什么惊,赶紧换了衣服把团子带去医院,但医生也没办法,最后还是团子哭累了睡着才算停下来。

他有些心疼地看着团子就算睡着了也是一抽一噎的,眼睛红彤彤,特别可怜。

他忽然就想不理行规直接现型了。

可这个念头一出现,就有张小纸条飘到他手上,上面的字提醒他不能坏行规,坏了行规是要炒鱿鱼的,炒鱿鱼不是再就业那么简单,而是要被关在茶壶里实现够1000个人的三个愿望才能重新编号安排岗位,而且最近比较高大上的职位都没有空缺,重新安排可能要先从爱护环境的枯叶精灵开始。

简直不能愉快地工作了。

他愤怒地把小纸条给撕了扔进不可回收的垃圾桶里面,跟着团子一家人回去了。


tbc

今天写不完了,明天继续

热度(26)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