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周叶】离家出走

重修了一遍,但因为已经陷入局限思维改得不多

所以以后写文一开始就要认真,不然往后再改都难好



周泽楷从梦里醒来,火车依旧飞快地在轨道上前行。

窗外密致的风景在逐渐溶解的夜色里摇曳生姿,生机勃勃地涌入每一个看向窗外的人的眼里。

他维持着醒来时的表情和姿势看着窗外,像尊木偶。


车厢里的灯逐一亮起,车厢里的人也渐渐醒来,走动着洗漱或者活动身体,懒洋洋的早安问候让整个车厢带上了旅途上独特的温柔。

但这些没有一句是属于他的,他独身一人坐在座位上,如同被世界隔绝。然而他的双耳在火车长时间的前行里已经停得不甚清晰,动动嘴巴或晃晃脑袋都可以缓解一下症状,他不想自己融入这个没有必要对他温柔的世界,于是便随得这种带着隔膜的症状伴随他一同前往他任性地胡乱选择的远方。

他离开了杭州两天,并没有回到上海,被抛弃的绝望让他无所适从,遵循了最幼稚的冲动——逃。


太阳跳出了地平线,光芒从柔和逐渐变得尖锐,刺眼得无法直视,他合上了眼,低下头,维持着沉默。

好一会儿他睁开了眼,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了车票,车票的目的地是湘西的凤凰县。

听说是个美丽安静的地方。

那么很适合他这个被抛弃的人,他可以在这里沉淀心情、忘却过去,甚至选择在这里度过余生,任外面世界怎么刮风下雨,他已没有必要再管。

他这么想着,却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开始滑落。

但忘却曾经深爱的人又谈何容易。

意识总是难以控制情绪,他从前不曾希望自己是理智到能够控制情感的人,因为那时候的他沉醉在对方的爱意里,肆意享受对方给予的温柔与纵容,曾经就觉得这样的世界是如此美好。

也许就是如此,他才会在被抛弃后才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

后悔吗?曾经爱得这么深。

他不知道。

他伸手擦掉脸上的泪痕,但新的眼泪又在他的脸上滑落,不依不挠地要撕开他的伪装暴露他的懦弱。

心脏一直在疼痛。

火车上欢声笑语,没有人去留意一个无声哭泣的人,他们的世界如此的温暖热闹,谁会喜欢看到悲伤的东西。


火车的广播里传出女性温柔甜美的声音,提醒乘客终点站已经快要到达,请检查随身行李是否有所遗漏。


他不会有任何遗漏的行李,他逃得这么狼狈,只带着随身的包包,心已经碎了,也许再也拼不起来了。

他的心盛得满满的都是那个人,从被那个人抛弃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好像立刻没有了任何存在的意义。


火车靠站了,他起身提着包包,走下了火车。


火车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带着许多别后重逢的喜悦,也有许多依依不舍的离别,但这些不属于他的温情让他觉得很冷,他只是一个被抛弃而逃离的懦夫。


他静静地站着,许久以后才回过神来,查看出口,离开车站。


车站门口挤着更多的人,他听到有人在抱怨怎么连离站都要检查,但没有一个人敢骂出声来。

他有些奇怪,但并不好奇,他无所谓在这里耽多长时间,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一分一秒都让他觉得无比漫长。

人很多,挺久才轮到他,检查的是两排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人,耳上别着无线耳机,只看了他一眼就对耳机说已经出来了。

脑子长时间没有运转,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这些不允许他离开的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人,又看了看那些被检查完好奇没有离开而在外边围观的人。

此刻围观群众像红海为摩西分开一样让出了一条道,眼睁睁地看着个叼着烟的散漫男人走向那个被拦下来长得很帅的倒霉蛋。


周泽楷看着那个抛弃他的人来到了他的跟前停下来,眼底带着黑眼圈盯着自己一瞬不瞬。

“长能耐了,学会离家出走还关机是吗?”对方咬牙切齿。

痛得不可开交的心又漫出了委屈,他依然通红的眼又留下了眼泪。

“你不要我了。”


围观群众以看负心汉的眼神不满地瞪向那个叼着烟的男人。

人孩子长这么帅还跟你这个虚胖脸出柜,你还要抛弃人家!?


遭到群众目光谴责的叶修觉得有必要澄清自己。

“我就是不签结婚证而已!”


群众目光更加不满:人家长这么帅都要决定吊死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了,你还敢拒绝!?


有观众助阵的周泽楷底气更足了。

“一样。”

“哪里一样了!?”

“不结婚,耍流氓,不要我。”

“这是什么逻辑。”叶修痛苦地捂着额头。

“你不要我了。”周泽楷再次重复。


围观群众更加不满地瞪着他,在黑西装们的威压之下他们倒是不敢开口指责。


“为了找拥有不明逻辑的你而问叶秋借人,我这逻辑也差不多死透了吧。”叶修更加痛苦地嘀咕。


诶?有戏!围观群众眼前一亮。


周泽楷听到了话,心里一甜,但还是嘴硬:“你就是不要我了。”

叶修叹了口气把烟掐了:“不要就不要了,哥已经两天没睡了,你就继续离家出走吧,我管不了你了。”

周泽楷急了:“你不是接我?”


围观群众看着叶修拼命点头。


叶修打了个哈欠转身直接走:“我都不要你了,还接你干嘛。”


围观群众不同意地又开始瞪他了。


周泽楷疾步走上前扯住了他:“不给走。”


围观群众握拳眼神炯炯给他鼓气。


“你都说我不要你了,那我干嘛不能走?”叶修一脸无奈。

“结婚。”

“不结。”

“要结。”

叶修一脸不解:“为什么就一定要结婚?有证没证我们都这样过啊,而且这个证国内也不承认。”

“喜欢前辈,很多,也喜欢。”

叶修掐了掐周泽楷的脸:“坐火车坐傻了你,哥又不是人民币,哪那么多人喜欢呢。”


围观群众对此话表示同意,一致点头。


“没傻,要证,不给抢。”周泽楷抱住叶修一脸腻歪。

“有证就回去了?”叶修问。

“嗯。”点点头。

叶修叹了口气妥协地道:“那走吧。”

“真的?”周泽楷一脸中大奖的不敢置信。

“那不要证了?”

“要的!”周泽楷赶紧应了,怕对方反悔。

“真是欠了你的。”叶修摇了摇头,拖着一脸美滋滋的周泽楷往人群外走。


围观群众热烈鼓掌。

周泽楷回过头朝助攻们感激地笑了笑。


“是不是下小花了?”

“嗯,粉红色的,好多。”


END



PS


叶修除了跟叶秋借人以外还借了直升机,叶秋查到票之后叶修立刻飞到凤凰等了两天没睡

直升机飞回了杭州,叶修把入联盟以来拿的所有证书都给周泽楷了

周泽楷因为被骗哭了一天

结论: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热度(67)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