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雨声烦

老乘客,没肉吃会寂寞

【周叶】傻子和骗子07

这几天一直陷入了白天特别想睡觉连上班都打瞌睡,晚上特别精神但11点被母上准时赶上床的循环里,连码字都没灵感,先将就着看,明天尽量争取更多点

叶修踏上杭州南的站台感动得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但他还没哭,就被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给扑到地上,还被揩了一胸前的眼泪鼻涕。

“我以后都不会再让你穿裙子,也不会再让你去买姨妈巾了!”

能这样我是挺开心的,但沐橙你不当众这么大声的说出来我会更开心啊。接收到身边群众看变态的目光的叶修如是想道。

苏沐秋在旁边蹲了下去端详他的脸,良久才说了句:“胖了,说是被拐带了其实是去享福了吧。”

“不然我跟你换一下,就您老这张脸换了裙子比我更容易让人觉得是个女人。”叶修呵呵。

苏沐橙总算破涕为笑,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又把他拉了起来。

“没办法呀,我的哥哥们一个比一个好看。”她拍着叶修后背的灰尘那表情还特别骄傲。

“那我和叶修哪个才是最好看的?”苏沐秋笑眯眯地问。

苏沐橙一脸沉思。

“你你你,当然是你,赶紧回去哥要上游戏!”叶修才不要跟苏沐秋争这些没用的东西。

“你简直无药可救。”苏沐秋扇了他脑门一下。

 

叶修没能一回去就上游戏,因为苏沐橙准备了火盆跟柚子叶烧的水,他跨了火盆进屋还要用柚子叶水洗澡,说是要赶赶霉气。

他全程死鱼眼,觉得苏沐橙小小年纪比三姑六婆还守旧。

对此苏沐橙严肃点头:“对的,我很守旧的,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我叶修哥嫁人的。”

苏沐秋在旁边笑得打滚。

 

洗完澡后苏沐橙给他下了一天的禁足令,叶修就只能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今天不是周末,苏沐橙要上学,苏沐秋要去网吧,整个屋子就剩他一个人,这时候他就想起周泽楷了。

他是和周妈妈还有周泽楷一起搭同班高铁回来的,H市和S市就差一个站,但要给傻小孩知道他们不同站下也不知道傻小孩会怎么闹,差不多到H市的时候周妈妈就把一杯放了安眠药的橙汁给周泽楷喝了,周泽楷抱着他睡得很熟,为了不惊醒他的拉开他抱得死紧的手他还差点就没赶得及下车。

这会儿傻小孩也应该回到家了,就不知道他醒来会不会哭。

不过傻小孩真的哭他也管不着了,周妈妈肯定能照顾好他。

他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梦里周泽楷哭着质问他怎么不要他了,他就像被缝了嘴巴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周泽楷就得寸进尺地用链子把他锁了起来,然后搬来了大山里的那一套要他生孩子才放开他的论调。

他还有心情吐槽你就一小破孩,小丁丁都还没长好呢怎么让人生小孩,结果就见到周泽楷的四肢开始抽长开来,没一会儿就成了个长腿长胳膊的了,但那手脚还是小孩子的模样,肩膀窄,腰身长,摇摇晃晃的长脖子上顶着个原装的小脑袋,就像苏沐橙看Clamp阿姨们那些不经心的原画里的人物,但挪到三次元就成了个小怪物了。

但傻小孩却笑得特别甜的说自己长大了,能让他生小孩了。

他终于突破了被哑巴的诅咒,喊了一声:“都说过男人是不能生小孩的!”

然后他就被自己吓醒了。

苏沐秋站在房门口表情微妙,两人无语对视了一分钟,苏沐秋抬起拎在手里的外卖道:“吃么?”

吃,赶紧吃,他得压压惊。

热度(55)

© 谒雨声烦 | Powered by LOFTER